当前位置:中工网-建设频道-工程人物-正文

蔡小孟:坚守无人区的“高原穿山甲”
http://www.workercn.cn    2018-05-15     来源:中工网
分享到:更多

    2018年3月31日8时6分,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心线、祖国西北第二条国际大通道上,中铁十七局集团承建的全国最长单线、单洞、单面坡隧道——敦格铁路当金山隧道平导胜利贯通,创下了高原、高寒环境下钻爆法施工、隧道独头掘进8528米、高原施工最难通风的世界记录。

    这条隧道的突破性进展,让上千名建设者欢呼雀跃,庆祝的条幅、鲜红的旗帜布满了狭窄的平导空间,现场一时间陷入了一片红色的“海洋”。作为建设者一员的蔡小孟忍不住热泪盈眶,决堤般哭了起来。咸咸的眼泪,不仅是他此时溢于言表的激动之情,更将他五年来坚守“无人区”所饱受的心酸、艰辛与不易彻底释放了出来。

    从22到32岁,蔡小孟自成为中铁十七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一名测量员以来,便在这个又苦又累的基层岗位上一干就是十年,他也将自己五年的青春年华献给了戈壁荒漠中的当金山。五年的风吹日晒,本身就身材消瘦、个头不高的蔡小孟,在黝黑皮肤的映衬下更显羸弱,头发也几许斑白,很难想象他瘦弱的身躯如何支撑起繁重的测量仪器,而他却用五年的不离不弃挑战着“无人区”里的生存极限,诠释了青春的意义。

    狂风来,吹走了帐篷却吹不走手里的资料和仪器

    2013年3月,敦格铁路当金山隧道施工大幕拉开。“施工未动,测量先行。”27岁的江西小伙蔡小孟怀揣着建设高原的梦想主动向公司申请,要求参与敦格项目当金山隧道的修建,于是包括他在内的七人先遣小分队便成了最早踏足当金山的建设者。也正是因为人员配置太少,无法满足项目驻地的选址、临建到开工前的实地踏勘、测量放线等一系列事务的用人需求,于是蔡小孟自觉挑起了大梁,在测量之外其他工作任务中也留下了他的身影。

    由于施工现场地处海拔3648米的当金山腹地,周围廖无了无人烟、交通不便,要到达距离最近的阿克塞县也要花费一个小时的车程。“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在路上。”小分队决定以加快进场施工进度为重中之重,一起努力克服环境困难,就在施工现场搭建帐篷作为临时住所,直到项目部驻地建设完成。为了解决饮食问题,大家伙一次性买回一个星期的食物和蔬菜,并由从未下过厨的蔡小孟担起“厨师”的角色。在缺水的高原荒漠里,用高压锅简单地煮点清汤面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奢侈,更多的时候蔡小孟他们只能就着咸菜“啃”冷馒头。“手艺还不错。”这是同事们对蔡小孟厨艺的评价,也是对以风沙为伴的“大餐”的调侃。

    虽然时值阳春三月,但是当金山却与内地“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的春景恰恰相反,常年光秃秃的土黄色戈壁成为这里的别致景色,看不到任何生机盎然的景象,尤其是晚上气温始终在0℃以下,帐篷外面刚刚洒出的水立即结了厚厚的一层冰。为了御寒,几个人铺上厚厚的一层棉褥,盖上两三层棉被,但身体还是被寒冷侵袭和包裹着,再加上严重的缺氧、头痛、呼吸困难等高原反应,让瘦小并蜷缩成一团的蔡小孟彻夜难以入眠。当金山上除了一望无际的骆驼草再也不能找到其他任何植被,于是狂风大作就成了每天的“家常便饭”,风力最大时能够达到12级。一天晚上狂风呼呼直吹,风声如恶狼嘶吼般将帐篷连根拔起。眼看厨具、生活用品、行李被吹得漫天乱飞,帐篷实在无法保住了,蔡小孟第一反应却是拼死也要将仪器和资料护住,坚决不能让辛苦了多日的成果就这样白白被风卷走,即使自己被石头砸中了、被风吹得来回摇摆,他也死死地用身体压着坚决不松开,也正是在他的坚持下,项目关键的测量仪器、数据资料和图纸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没有影响后续的工程进度。这种情况在项目临建期间发生了不下六次,慢慢地蔡小孟和同事们也总结出了一套成熟的应对经验,成功地避开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险。

    三个月,不畏“四高”拦路虎攻克隧道测量难题

    2013年4月项目正式开工以后,本以为能松一口气的蔡小孟才恍然大悟:“原来临建期间的困难都不值得一提,更多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隧道测量,难!还要在“四高”复杂地质隧道中测量,更是难上加难!

    来敦格项目之前,蔡小孟已经是一名老测量员了,但是他接触的领域基本以路基和涵洞为主,隧道测量还是第一次接触。当金山隧道正洞全长20.1公里,加上平导、斜井、竖井、泄水洞等辅助坑道,实际施工隧道长度达41.423公里,是敦格铁路全线的重难点控制性工程。同时,线路途经国内最长F5区域断层825米以及1900米长的大变形段落,“高寒、高原、高危、高难”已成为横在建设者面前的“拦路虎”。面对如此复杂的环境和地质条件,即使是隧道测量经验特别丰富的测量员,也不敢保证丝毫不出差错。

    “测量工作都是相通的,”蔡小孟并没有因眼前的困难而退缩,更多的是鼓励和激发自己,以自己的一个个“小目标”去攻克一件件“大难事”。他给自己制定了周密的学习和工作计划,每天坚持在网上搜集学习资料,熟练地掌握测量软件的用法,没事了就拿起图纸,根据图纸去实测数据。一有现场测量任务,他都会花上1个甚至几个小时编制程序,用心研究每一个数据,实地放样,再用放样后取得的数据一次次在电脑上进行复核。每天晚上,项目部测量班的灯光一定是最后一个熄灭。经过数次的编程、放样、复核等一系列程序化操作,他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对隧道测量工作从懵懂到熟练的过程,也为项目施工隧道掘进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五年来,蔡小孟所作的笔记已经能摆满一排架子,这些笔记本见证了他的努力,也陪伴了他的成长。蔡小孟的成长也得到了各级领导的认可。2018年3月,蔡小孟作为“青蓝计划”优秀代表参加了中铁十七局集团企业大学与清华大学在京联合举办的第三期中高层管理干部高级研修班。步入清华大学校园,蔡小孟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作为工程公司一名青年干部,能够参加这么高规格的研修学习,深感荣幸和自豪。我也深深感受到了清华研修的独特魅力,非常感谢企业的栽培。”

    “20.1公里的长大隧道,每一个测量环节都不能出现丝毫的偏差,否则将影响贯通精度。”每次测量任务出发前,蔡小孟都要对队员们强调一遍。掌子面钻孔放线、二衬台车定位等环节,蔡小孟要求测量班每一名职工摒弃“差不多”的思想,严格按照数据放样,喷绘测点要与激光指示吻合,最大程度提高定位精度。尤其在导线复测过程中,从平面定位点的选取到测站,前后式棱镜的对中、整平,蔡小孟都要亲历亲为。在队员们校核完毕之后,他都要步行近千米的距离,对一个测站、2个棱镜杆的位置和平衡度等各项数据进行校核,确定无误后才计量数据,他就沿着这种“三角形”的路线走遍了隧道里的每个角落,日常步行距离相当于其他队员的三倍。

    洞内各个工序环环相扣,为不影响施工进度,蔡小孟带领的测量班都在上一工序完成前半个小时到场,提前进行测量准备,10分钟左右即可完成掌子面钻孔放线,极大地缩短了工序之间的等待时间。同时,蔡小孟注重在测量环节为项目节省效益,除精准地控制放线精度之外,他还主动和下一工序的工人对接,告知他们操作过程中需要注意的放样点实际位置和图纸位置的误差值,尽可能减少在钻孔施工等环节中与放样点产生的实际偏差,严格控制超欠挖,进而减少混凝土的浪费,为项目提高效益。

    那一次,石头从天而降我他与死神擦肩而过

    含氧量甚至比青藏铁路还低是当金山的“专属名片”,在山上施工不敢快步走,不敢大幅度运动,光是在平地上走几步都会气喘吁吁,更别说要提着重物行走。但恰恰负重翻山越岭就是测量员必须练就的日常“基本功”,无论环境多么恶劣,该走的路一步也少不了。

    施工初期,蔡小孟必须顶着风沙爬上当金山的每一个山丘,精准地找出隧道进口的位置,做好高程控制工作。那段时间,蔡小孟带领着测量班的兄弟们,每天都搬着十几公斤重的仪器翻越好几座山头。攀爬当金山是很危险的一件事,这里的山丘是无人踏足之地,坡度达到近45度,没有任何老路可走,而且经过多年的风化侵蚀,表面的岩石层层脱落,变得十分光滑易碎,再加上刮大风,没有可以依附的植被,稍一不注意就会滑倒,摔下山坡。有一次蔡小孟扛着棱镜杆正向山顶攀爬,结果脚下的岩石碎了,他从20多米处的半山腰滚落到山脚下,额头、嘴角和手上多处都擦破皮流了血,脸色煞白,可把随行的队员们吓坏了,大家伙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赶忙冲上去要抬着他到医院治疗。“男人嘛这点伤不算啥,都是些小磕碰,你们不要大惊小怪,赶紧爬上去一定要把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可千万不能耽误施工进度!”稍作休息后,蔡小孟拍拍身上的灰土,又接着向上山顶进发。

    洞外的测量很艰辛,洞内的测量更不容易。由于隧道独头掘进,洞内通风设备尚未完善的时候,含氧量较低。蔡小孟这个江西的小伙儿,本身来到戈壁滩就高原反应强烈,头疼、呕吐、腹泻,单扛着仪器在隧道里走路就累得缓不过劲儿来,更别说长时间在隧道里测量。有一次隧道内放样,蔡小孟在爬台车的过程中突然眼前一黑从车上摔了下来,队友们赶紧拿起旁边的制氧机给他紧急吸氧,然后驾车将他送去项目卫生所实施救治。刚进洞测量之初,在洞内晕倒的情况已经有十余次,刚开始一进去10分钟就会呼吸困难、头痛恶心,但蔡小孟就不信这个邪!队员们总是劝他放宽心,把隧道内的测量工作交给下属来做就行。但生性执着的蔡小孟就是听不进劝,非要亲自进洞进行测量,身体不适就随身带着药和氧气袋,难受了就赶紧吸氧,也正是他这种“测量先行”的坚持和毅力,从最初的10分钟、20分钟、再到40分钟,如今的他已经能很好地适应隧道内难熬的测量环境。

    “作为测量工作的负责人,这五年我带的兵已经完全更新了三四批,因为当金山上很寂寞很孤独,也因为测量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性。”五年来,蔡小孟看着测量班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有一次,蔡小孟在隧道里进行测量,他刚刚爬上开挖台架,根据队友指示提示去喷点的时候,隧道里突然停了电。黑暗里,工人告诉他:“先回去吧,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电呢。”“不用,稍微等一下,估计马上就来电了。”蔡小孟刚说完,突然“轰隆”一声巨响,拱顶上一块儿办公桌大小的石头掉了下去下来,来电了之后蔡小孟看到石头就落在了台架扶梯的地方,假如他那会儿正在下台架,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回想起来,蔡小孟还是很后怕。与死神的擦肩而过,让蔡小孟他时刻都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只要进行测量工作,他都要把安全注意事项强调三四遍,一再嘱咐队员注意安全,不能因为几秒钟的疏忽发生终生抱憾的意外。因为对安全工作的重视,蔡小孟带领的测量团队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稳步地推进了项目的测量工作。

    千里外,没能见证儿子的出生是我他最大的遗憾

    说起家庭,和所有坚守一线的建设者一样,蔡小孟始终心怀愧疚。

    蔡小孟和妻子刘小娟是上大学时认识的,他们一个在长春,一个在南昌,只能鸿雁传书。两人本以为大学毕业后就能告别异地恋的现状,但现实总是这么骨感。2009年7月蔡小孟来到了五公司位于张家界的张花高速公路项目部,成为一名筑路人,刘小娟则去了杭州一家电商公司工作。他们的爱情从一开始就已习惯了跨越千山万水。

    为了爱情,为了男友的梦想,刘小娟作出了一个艰难决定,她毅然放弃了杭州高薪的稳定工作,只身来到蔡小孟工作的地方,跟着蔡小孟过上了“居无定所”的筑路日子,公司更为了照顾两人的生活,将刘小娟安排在敦格项目工作,并破格将刘小娟录用为项目职工。

    2011年,蔡小孟和刘小娟步入了婚姻殿堂。当年秋天,他们也收获了爱情的结晶。“结婚7年以来,我最对不起的就是妻子和儿子。”一说起这个话题,蔡小孟总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失落,眼眶总是会被眼泪打湿。

    同年秋天,刘小娟的预产期已经临近,可是蔡小孟所在的项目施工正酣,每天都有不同的测量任务,同事让劝他早点回家陪老婆,可他仍坚持坚守在一线。刘小娟也理解丈夫,经常打电话安慰他。后来,羊水破了,临盆在即,刘小娟才急忙拨通蔡小孟的电话。女人在待产最难熬痛苦的二十几个小时中,他的丈夫却还在千里之外赶火车。也正是在回家的火车上,蔡小孟得知了儿子已经出生的喜讯,他既开心又生气,气自己没有好好陪伴妻子,当时眼泪就止不住地掉下来,他呜咽着对着电话那头满身疲倦的妻子说:“老婆,对不起,这么重要的时刻没能陪在你身边!”“我没事,有爸妈在你就放心吧!回来好好抱抱咱们的大胖小子。”刘小娟不忍责备,只督促他快回来看看可爱的儿子。

    自儿子出生后,蔡小孟因工作性质,和儿子在一起的时间合计加起来就仅有5个月。特别是刚上当金山的时候,蔡小孟的儿子只有2岁,而他因为施工忙碌,经常一两年都不回一趟家。和儿子的交流全凭视频聊天,也是通过网络,他在近3000公里外的高原上见证了儿子的成长。但在儿子印象中爸爸也永远是手机上的熟悉的“爸爸”,每年的儿童节、生日、元旦等重要的日子,爸爸都成了那个总是缺席的“陌生人”,在现实中无法触碰。分离的时间一长,儿子对父亲的概念就越发生疏,对“爸爸”的称呼也从经常喊到不好意思再到干脆逃避不叫,儿子与他之间的交流几乎为零,他就像一个“旁观者”在旁观着别人的生活,无法融入其中。被喊一声“爸爸”已成为蔡小孟多年以来的一个心愿,他何尝不想像其他父亲一样陪伴在妻儿的左右,与可爱的宝贝儿子一起嬉戏打闹,但是建设祖国山河、造福千家万户的责任使命,让这个平凡的建筑者饱含满怀着对家人的愧疚毅然坚持在艰苦卓绝的施工一线,默默奉献着自己的微薄之力。他总希望有朝一日,渐渐长大的儿子能够体会和理解到这个“不称职”爸爸的职业特殊性。

    五年来,儿子和当金山隧道一起成长。如今当金山平导已经顺利贯通,儿子也上了小学,看到慢慢长大的儿子,和看着隧道缓缓掘进一样,他都特别欣慰。

    五年来,蔡小孟每天至少进洞测量三次,每次至少两个小时;平均每天步行五公里,五年来的步行距离相当于从敦煌到当金山200余公里的近六个来回。

    五年来,甘肃省总工会和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工人先锋号”颁发给了蔡小孟带领的测量团队,被评为集团公司、公司的精神文明积极分子和先进个人,这也是对这位80后测量战士的嘉奖和肯定。如今,蔡小孟依旧坚守在当金山,坚守在测量一线,为当金山隧道的全面贯通、敦格铁路的全线通车努力着……(张雷 武慧)

编辑推荐
    中铁二十一局集团第二工程有限公司蒙华铁路项[详细]
    水运是关乎国家经济和百姓民生的大事。[详细]
    交通运输部将举行本年度第一次例行新闻发布会[详细]

    住房城乡建设部 交通运输部 建设报 中国交通新闻网 中国工程网 新华网-房产 人民网-环保 中国机械网 中华铁道网 中国建材报网 中国商务新闻网 中国青年网 中国网-中国建设 人民铁道网 中国国土资源报网 发改委网站 新华网—能源 中国新闻网 中国科技网 中国铁路总公司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高铁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38)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