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建设频道-职工园地-正文

人生在于挑战未知
http://www.workercn.cn    2018-06-26     来源:中工网
分享到:更多

    晚上9点,董跃锋坐在电脑前,不时地挪动着身体。他一边盯着屏幕,一边抽出手来伸进衣服里,反复挠着后背和另一只胳膊。

    受荨麻疹困扰过的人,都知道其中的痛苦,是怎样的苦不堪言。董跃锋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有一天跟荨麻疹扯上关系。就像10年前,他刚刚大学毕业走上青藏高原,在陶醉于那一望无际的草原美景时,他也从来没有想到,未来的10年时光,会全部留在高原。

    青藏铁路西格二线关角隧道,注定将是中国铁路建设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项宏伟工程。2007年底开工建设,2014年4月全线贯通,同年年底建成通车,这座平均海拔3500米、全长32.645公里的高原铁路隧道,是世界高海拔地区第一铁路长隧,同时也是我国目前最长的铁路隧道。

    2008年7月,中铁十六局一公司建设的关角隧道开工半年后,董跃锋和一起参加工作的同事来到关角隧道,成为4号斜井的技术员。看图纸,跑现场,做资料,这是董跃锋刚到4号斜井时的全部工作。每天都要进隧道,一进去就是12个小时,除了吃饭的时候出来,其余的时间都是在潮湿的隧道里度过。

    关角隧道最大的施工难题是面临着超强涌水,其中4号斜井涌水难题更为棘手。2009年7月15日,是所有关角隧道建设者永远都忘不了的日子。这一天,4号斜井在完成爆破施工后,出现大规模超强涌水,位于掌子面附近的两台扒渣机、小型配电柜很快被淹没,3个小时之后,斜井被涌水反淹长达630米……

    接下来5个多月的时间,董跃锋和同事唯一的工作就是抽排水。而掌子面涌水一直未停,最深处达8米,最多的一天涌水量达到十七万方,相当于一个小型水库。项目部购买了30多台进口水泵,进行不间断抽排水。每抽完一段距离后,都需要移动水泵,工人用挖掘机每次只能移动10米。为了加快排水进度,董跃锋和同事把4个空油桶焊在一起,放到水中,然后他们站在桶离向前滑行,像“坐船”一样向前拉动水泵,每次将水泵向前挪动50米,加快了抽排水进度。当时,斜井里设置了4级泵站,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排水管,而每一根水管接哪一台水泵,董跃锋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他比大部分人更喜欢琢磨,更喜欢钻研。

    董跃锋和同事加班加点,他们一起创下了斜井单月掘进254米的关角隧道施工记录。2014年4月15日,关角隧道全线胜利贯通。贯通之后,董跃锋未曾停下奔波的脚步,从这一年的6月开始,他和同事用了4个半月时间,完成了全长34公里的整体道床施工,为年底顺利实现通车做出了突出贡献。

    2015年9月,董跃锋从关角隧道来到了400公里外的曼德拉至大通公路宁克段一标,担任项目总工程师。宁缠隧道,左线长6044米,右线长5963米,是全线控制性工程,同时也是青海省目前在建的最长公路隧道。

    隧道正式开始进洞施工后,遭遇了单线超过450米的第四系冰水洪积层、堆积体碎石土围岩,这种围岩极其少见,开挖后稳定性极差,极易发生变形、塌方和突水涌泥,施工风险极高。在掘进100米后,隧道右线多次出现大规模突泥突水,最大的一次突泥体达到了七八千方,把二衬台车整整推出了100多米……

    工程人都知道,隧道施工就怕围岩差,更怕围岩差的隧道遇水,最怕的就是围岩差,又突泥,又突水。董跃锋说,在某种程度上,宁缠隧道的施工难度比关角隧道有过之而不及。“关角隧道最大的难题是涌水,我们可以通过抽排水来控制施工进度,但是宁缠隧道这样的围岩,加上突泥突水,施工过程举步维艰。”

    青海省不少专家来到现场后,都感叹道,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地质如此复杂、难度如此之大的隧道。2017年,宁缠隧道在青海省全省的重难点工程中排名由第二位晋升为第一位。

    隧道施工至今,平均每月掘进仅10米左右。已经有“小关角”之称的宁缠隧道,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难“缠”。对于董跃锋而言,人生充满未知,而自己始终走在挑战未知的路上。

    他带领技术人员没日没夜地研究施工方案,改进,完善,优化,再优化。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他们把CD法开挖改为三台阶临时仰拱法,增加帷幕注浆,增加管棚加固围岩,相继攻克了一道道施工难题。由他参与过的施工技术,先后荣获一次中国施工企业管理协会科学技术奖科技成果创新特等奖,三项施工专利获得国家使用新型专利授权。

    在同事眼中,董跃锋性格偏内向,话语不多,最大的特点就是勤恳,敬业,能吃苦。“他一年到头几乎从来不请假,天天都在现场,你可以去看项目部发考勤表,他一年如果能请两次假,每次5天,那就不得了了,”从关角隧道就和董跃锋一起工作的项目部副经理李尚林说,哪怕每次董跃锋请5天假回老家,实际上也是有2天的时间在路上,每次待在家里的时间最多只有3天。

    2012年,董跃锋和相爱多年的大学同学裸婚。如今回忆以来,董跃锋始终对岳父岳母心怀感恩,感谢他们对自己的信任。而对于一直在家照顾女儿的妻子,董跃锋却充满愧疚。结婚的时候,没有房子,到现在6年多的时间,陪伴她们的时间少得可怜,加起来也没有2个月,也从来没有陪她们出去旅行过。

    今年春节回家时,5岁的女孩抬头问董跃锋:“爸爸,你这次在我家住几天?”女儿说的是“在我家”,那一个瞬间,作为父亲的他,作为一个在高原奋斗了10年的青年筑路人,内心深处,填满心酸。

    “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把宁缠隧道打通,然后去离家近一些的项目,能多陪一陪家人,多陪一陪女儿,”董跃锋笑着说,双眼却分明已经湿润……(许家安)

编辑推荐
    中铁二十一局集团第二工程有限公司蒙华铁路项[详细]
    水运是关乎国家经济和百姓民生的大事。[详细]
    交通运输部将举行本年度第一次例行新闻发布会[详细]

    住房城乡建设部 交通运输部 建设报 中国交通新闻网 中国工程网 新华网-房产 人民网-环保 中国机械网 中华铁道网 中国建材报网 中国商务新闻网 中国青年网 中国网-中国建设 人民铁道网 中国国土资源报网 发改委网站 新华网—能源 中国新闻网 中国科技网 中国铁路总公司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高铁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38)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