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城建

科技创新

从依赖国外,到建成世界第一大绞吸船队逐梦深蓝,中国疏浚经历了艰难蜕变——

【创新在一线】支撑起“国轮国造”的那份情怀

2020-02-05 07:48:21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阅读提示

  以“天鲸号”为代表的国产系列大型绞吸装备问鼎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荣誉背后是中国疏浚人打破关键核心技术“买不来、讨不来”困境的艰难实践。从多年依赖进口,到建成世界第一大绞吸船队逐梦深蓝,20年间,中国疏浚人坚持自主设计、自主创新,最终实现了从跟跑者到并跑者,再到领跑者的蝶变,圆了国轮国造的百年疏浚梦。

  1月10日,“天鲸号”再次成为大众瞩目的焦点,以它为代表的国产系列大型绞吸装备问鼎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登上中国科技创新的最高峰。

  “这是对中国数代疏浚人的最高肯定和褒奖。”全国政协委员、中交天航局总工程师顾明说,他主持和见证了大型绞吸装备的“中国制造”。荣誉背后,是中国疏浚人打破关键核心技术“买不来、讨不来”困境的艰难实践。一直以来,他们坚持自主设计、自主创新,逐步探索出了一条装备国产化与产业化的持续发展道路,最终实现了从跟跑者到并跑者,再到领跑者的蝶变。

  “当我们要求降价时,国外厂商反倒把总价提升了5%”

  回望20年前,自主设计建造大型绞吸装备还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1964年,我国从荷兰购买了第一艘大型挖泥船,此后,我国所使用的大型挖泥船几乎全部依赖进口。转变的契机,缘起于新世纪初的一次价格战。

  2003年,天航局计划引进一艘大型绞吸船,与一家最顶尖的国外厂商商谈。当时草签的价格是3亿元,局领导班子思来想去,觉得太贵,希望总价能下降50万欧元。

  “我判断会降价,因为报价单里有一项470万欧元的设计服务费,约合5000多万元人民币,这笔费用不该这么高。”顾明说。当时已在疏浚界摸爬滚打了22年,这笔账他心里清清楚楚:对方提供的都是现成船型,设计成本理应最低,降这点钱不是问题。

  接下来的情形让他始料未及:听到降价要求后,国外厂商不但不降价,反倒把总价提升了5%。“100多年了,一直买他们的船。他们料定你绝不敢、也不会自己造。”顾明称。

  这次价格争端深深刺激了中国疏浚人,他们决心自己造,还要花更少的钱。当询问王健能不能实现时,这位后来的“天鲲号”监造组组长肯定地说:“可以试试!”

  可一旦决定走自主设计建造之路时,反对之声很快来了。有人说,一百多年来,一直进口不也挺好吗?也有人说,再怎么研究,比得过欧洲最好的制造商吗?

  从国外“买买买”最省事,但是一直走引进这条道,中国疏浚永远没有出路。这次,天航局选择打破垄断,就是要实现大型疏浚装备国轮国造。

  “我要诚恳地向您道歉,因为您是真正在做研究”

  2005年,顶着各种压力,天航局联合上海交大等国内产学研单位,开始实施大型绞吸船“天狮”船的建造。

  由于当时尚未攻克泥泵技术,荷兰公司又只卖整船,监造团队最终找到一家德国公司,订购一个3000型绞吸泵。谈判期间,当顾明要求多计算几种工况曲线时,德国工程师却把笔记本猛地合上,连声说:“no no no!”并且当即想离席而去。

  考虑到造船进度,他们想方设法留住了外方人员并好言相商,一谈就到夜里12点。当全部曲线呈现在建造组眼前时,顾明犀利地指出了数据错误和曲线缺陷,令德国工程师敬佩不已:“我们之所以拒绝,是以为中国人不懂。现在您指出了我的错误,我要诚恳地向您道歉,因为您是真正在做研究。”

  选择国轮国造,最大的底气来自专业人才队伍。早在2001年,天航局便成立了首个船体结构设计小组,相继又成立了绞刀、泥泵、自动控制系统等10个核心专业研发小组,制定了技术体制改革办法,把技术人才分为技术带头人、技术骨干、操作能手三个档次。这套方案下,贡献越大待遇越高,技术带头人比处长收入高一大截,还配发笔记本电脑,这在当时连局领导都没有,金贵得很。

  2006年堪称疏浚装备国轮国造元年。这一年,“天狮”船成功问世,成为第一艘国内设计建造的现代化大型绞吸船。“当初准备的3个亿只用了一半。”顾明笑着说。

  75岁的老工程师一分报酬不拿,当起义务监造员

  “天狮”船的成功研制,大大提升了中国疏浚人走自主设计建造道路的信心,蝴蝶效应也很快显现,“天牛”系列、“滨海”系列、“新215”系列相继建成投产;“天鲸号”建成交船,更是书写了当代科技版精卫填海神话。

  2019年是中国疏浚业的又一个里程碑。这一年,大国重器“天鲲号”建成投产,标志着我国疏浚装备制造业迈入世界领先水平,世界总装机功率第一的大型绞吸船队完成最新一块拼图。

  在业内专家看来,“天鲲号”核心装备的建造难度不亚于国产航母。从课题立项到理论论证一波三折,历时近5年才正式启动建造。

  头8个多月,有会议纪要记载的设计监造联席会议就多达20次,设计最密集阶段,一次曾有150名专家联合攻关。 “每个细节,我们都要做到尽善尽美。”监造组组长王健像打造艺术品一样对待“天鲲号”。

  遇到挠头的技术问题,王健总会想起自己的师傅王玉铭。第一次接到从启东船厂打来的电话后,当时75岁的王玉铭二话没说,当天就买机票从天津飞到南通。他知道,不到关键时刻,他的后辈们也不会打电话麻烦他。

  “参与‘天鲲号’的建造,我责无旁贷。”王玉铭说。在建造现场,有时一待就是两三个月,一分报酬不拿。老伴放心不下,每次都跟着前去照顾,为他们师徒做晚饭也成了她的一件乐事。

  20年间,大型绞吸装备圆梦国轮国造。回头看,正因为中国疏浚人坚持走自主研发之路,才建成了“天鲸号”“天鲲号”这样的大国重器,而这份为国奉献的情怀,成为实现由疏浚大国向疏浚强国精彩转身的强大精神支柱。(工人日报——中工网通讯员 李廷跃)

编辑:郝丹

高清图片

文明双创

党建群团

美好生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