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城建

美好生活

世间最美的味道

2018-12-24 16:12:48  来源:中工网

  作为一名筑路人,不知走过多少大大小小的路,唯有回家的路最舒心;作为一名铁建人,走南闯北,尝过不同地域的美食,吃过不同口味的饺子,却唯有姥姥包的饺子味道忘不了,尤其在冬至这个节日。

  姥姥是个精致的人。周围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姥姥有一双巧手,能描凤绣花。谁家的大姑娘出嫁了,都要请姥姥去绣上几条大红鱼,在当时,那都是能拿的上台面的小嫁妆。这些事情我都是听别人说的,因为那个时候我还小。等我长大了,姥姥的眼已经花了,我也只能从家里枕巾上那绣的活灵活现的喜鹊,来猜测姥姥年轻时绣花的样子。

  看不到姥姥绣花,但是,吃姥姥包的饺子,却是我童年时一大美事。每年冬至,姥姥是必是要包水饺的。姥姥说不吃水饺,耳朵就会冻掉,其实现在想来,姥姥只是想给我们这些小孩子解解馋而已。水饺必定是羊肉馅的,羊肉是早晨刚从集市上买回来的,剁好后拌上切好的鲜葱,便是全部的馅儿。姥姥擀饺子皮儿,我就在旁边闻着面的香味,开始剥蒜皮,捣蒜泥。看着姥姥认真的将饺子捏好,一个个摆在锅台上,饺子便像盛开的莲花,一圈一圈的盛开。等锅里的水烧开以后,饺子就被姥姥用手拨拉到锅里去,饺子便像士兵一样勇敢的劈里啪啦的往水里跳,颇有些赴汤蹈火的意思,趁着饺子在锅里还没沾锅底,姥姥麻利的用勺子一搅,那些饺子便又像一群追逐的鱼儿,顺水转起了圈。等水开滚过三遍之后,那些水饺便像是充了气的小鱼一样,都浮了上来,一个个胖乎乎的。热气腾腾中,姥姥把它们捞了上来,而我在一旁早已迫不及待,顾不得烫嘴,就猴急的咬上一口,滚烫的饺子直在嘴里打滚,却也鲜美的直让人陶醉。

  再后来,姥姥岁数大了,也就不再包饺子了。冬至,都是家里的姨妈或舅妈们包,可是她们包的饺子既没有姥姥包的好看,也包不出来那种味道。可她们总是说,是因为当时生活拮据,吃的次数少了才觉得好吃。我却不这样认为,姥姥包的水饺是真的好吃,要不然,她们下的水饺为什么总会有破皮露馅的。

  耐不过人世间命运的轮回,姥姥最终还是安详的走了。走的时候,满头银发仍是一丝不乱,干净的衣服上看不出半点老年人脏乱的污渍,一如她那一生的精致。

  看着现在各种各样的速冻水饺,在这个冬至的节日里,忍不住怀念我的姥姥,怀念那世间最美的味道。(范成涛)

编辑:张秋晨

高清图片

文明双创

党建群团

美好生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