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城建

美好生活

妈妈的艾叶饭

2019-06-04 15:05:36  来源:中工网

    江南的艾草,总是长的特别快,似乎在一夜之间,便在工地周围冒了出来,采上几支,挂在项目部的门上,宿舍里便有了淡淡的艾草香味。

    这香味仿佛带我回到了老家——内蒙古大草原。小时候,站在家门口远眺,几十公里外的贺兰山依稀可见,抬头是湛蓝的天空,白云随微风变幻,织造了各种美丽的图案。

    农历三月时节,麦苗儿返青了,农间田埂上的野草也便跟着疯长起来,这里面自然不乏艾草。到了端午节,凡是空闲的地方全长满了,有土的地方长,没土的地方它们也长,田地头,渠垄处,小院屋脚下都长满了艾草。它们全身嫩嫩的,绿绿的,带着淡淡的清香。

    每逢这时候,妈妈便牵了我们几个,像鸡妈妈带着一群鸡娃娃似的,奔到田野间去采摘艾草。田地经过辛勤的耕作,艾草大多都只能集中生长在田埂上。但要想挖满一篮子艾草并不难,沿着地边走一遭,篮子就满了。那时候,我还辨不清艾草和麦苗,对我吸引力更大的是田间飞舞的蝴蝶、沟边盛开的马兰花,心痒痒得要去捕捉或采摘。

    妈妈从来不许我们下到田地里去,她近乎唠叨地跟我们说,蝴蝶、花朵娇贵的很,它们往谁身上缠,谁长大就是拈花惹草的命,你们不要招惹它。小时候的我们,似懂非懂地跟着点头,随着妈妈走在田边地头上,不敢轻易走进麦田里。长大了才明白,妈妈正是用这样的“谣言”教育着我们爱惜庄稼。

    采来艾草,妈妈都会蒸上几锅艾叶饭,几成惯例。妈妈将艾草一根根地除了根须,只留嫩嫩的叶芽,洗净后切碎,沥干,撒上面粉和盐,上屉蒸约二十分钟,再浇以蒜泥香醋辣椒香油汁。一起锅,满屋那个香啊,就连院中的小猫小狗都闻味儿窜了进来,喵呜、汪汪地叫着。这个时候,妈妈总是冲我笑眯眯地说,“狗儿猫儿捞不着,我家小萍馋掉牙。”还真是,有好几年我真就掉了牙。后来想想,那时候七八岁的我,正是换牙的年龄。

    长大后参加工作,由边疆的塞外到江南的水乡,心心念念着艾叶饭,记忆中的香味,一直珍藏在内心深处。这江南的艾草,带给我的是淡淡的乡思,抚慰着我这颗游子的心。

    (余萍)

编辑:白胜利

高清图片

文明双创

党建群团

美好生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