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城建

美好生活

遥远的思念

2019-06-10 15:31:03  来源:中工网

  6月的青藏高原,远远望去,草地上刚刚有了些许的青绿色,还似乎没有春天的样子,但是代表夏天即将来临的端午节,却已经到了。

  回到项目后,给妈妈通了视频电话,告诉他们不要忘记买些粽子吃,妈妈还是同往常一样叮嘱我一些日常的琐碎的事情,我都一一应下,在视频挂断之前,我突然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妈,我想吃你包的粽子了。”妈妈微怔一下,却又装作轻松的说:“那还不简单,等你下次回来我给你包。”

  挂断电话,倚靠在床头,闭上眼睛,我仿佛穿越了时空和岁月的长河,回到了小时候,仿佛闻到了妈妈煮的粽子的阵阵清香。

  大概在我五六岁的时候,端午节一到,村里家家户户几乎都要包粽子。勤劳的妈妈在端午前一天就开始忙碌了,她把苇叶泡在一个大铁盆里,把要包粽子的大米、糯米、红豆、豇豆、黑豆,还有花生,红枣、蜜枣提前淘洗好,细心的分别放在不同的容器里,妈妈准备的粽子馅总是村里最全的,常得到邻居们的夸奖。等到晚上,妈妈就把包粽子的材料在桌子上一一摆好,便开始包粽子,我和姐姐就搬个小凳子坐在一边看着,妈妈时不时的捏个蜜枣放在我姐妹俩嘴里。姐姐有时忍不住想要动手试一试,妈妈就由着她去,有时还耐心指导一下。

  等到包的粽子盛满一两个小铁盆,爸爸就开始在大锅里添水,然后将粽子倒进水里,当时还是那种烧玉米秸秆、枯树枝的灶膛。我特别喜欢蹲在灶台前看火苗,火苗把我的胖乎乎的脸蛋烤的红扑扑的,闻着粽子的香味,我不停的回头问爸爸,还有多久可以吃粽子啊?爸爸的总是回答:“还要等一会,要不米不能全熟透,会硌牙。”有时,我会在等待中睡熟在爸爸的怀里。

  第二天一早,饭桌上肯定会有香喷喷的粽子,吃到粽子的时候那种简单的满足感,是恨不得围着院子跑一圈的欣喜,仿佛那是世间最美味的食物。

  参加工作已将近五年,由于工作的地方太过偏远,各大传统佳节中除了春节能回家,其他节日几乎都在项目上与同事们一起度过,倒也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每逢端午,幼时一家人围在一起包粽子的情景总是会一股脑的涌上心头,总让人忍不住想家。(关文文)

编辑:陈思南

高清图片

文明双创

党建群团

美好生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