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城建

美好生活

【工地趣闻】想起大黄

2019-07-24 15:36:58  来源:中工网

    晚上遛弯时看到一条流浪狗,忽然就想起了大黄。

    2011年初,在房桥公司青岛项目部的院里,来了一条小狗,耳朵软软的耷拉着,毛色黄里泛黑,形态憨憨笨笨,身材圆圆滚滚,走路蹒蹒珊珊,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像个小小的受气包。

    尽管如此,毕竟是进了项目部的大门,以后就算“自家”狗了,一圈人开始围着它起名字,寄予着无限期冀。大多取些与勇猛、英气意思相关的名字,但大家总觉得不大贴切,喊来喊去都不像那么回事。最终还是给了它这个最省事、最直观,泛着些许怜爱的名字——大黄。

    随着项目部的不断进展,大黄也一天天长大。长大后的大黄和小时候“判若两狗”,长相虽平凡,却聪明、懂事。工作时间,它常陪几个班长上工地,爬墙过沟,不知疲倦;闲暇之余,又喜欢跟着几个女工散步遛弯、走村串巷。偶尔在院子里看不着它,大家都会四处找找,大声呼唤:“大黄,大黄……过来!”

    大黄在项目部呆的时间越长,越与其他的狗不同,它居然通人性,有些时候比人还聪明。大黄最爱吃鸡蛋,食堂早上才有鸡蛋,大黄每天比我起的还准点,定时在食堂门口守着,谁打饭出来,它都摇着尾巴撒个娇,那小眼神看的你不给它个鸡蛋吃,自己心里都过意不去。

    后来大黄当了妈妈,“月子”里,鸡蛋更成了它一日三餐必不可少的“营养品”。但大黄却吃的很少,多数都是叼起来喂给了后边的小狗。它对孩子们的爱,丝毫不比人的爱少。

    记得有一次,一个收垃圾的小三蹦子“哒哒哒”的开进了院子,许是老头眼神不好,后轱辘压伤了大黄的儿子,小狗撕心裂肺的叫起来,大黄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溜烟儿跑到三蹦子前,对着车上的老头龇牙咧嘴的叫,那眼神简直要活吃了他。老头吓得把脚“嗖”的一声,抬到座位上,动也不敢动,四处叫人帮忙。院子里的几个人都有点懵,从未见过大黄这么凶狠,还是老喂大黄肉吃的老刘,过去拍拍大黄的头,柔声安抚道:“没事没事,别叫了,他也不是故意的,我给你孩子包扎去,听话啊。”大黄像是听懂了,立马收住了狂啸,歪着头哼吱了一声,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走到小狗旁边,认真地舔起了自己的心肝宝贝。

    冬去春来,夏走秋至。大黄陪着大家走过了一年又一年。项目部喜欢舞文弄墨的同志写下一首小诗:“寄居大梁场,鏖战黑土地。门前有屏障,窗后杨树绿。林间鸟儿叫,身边大黄绕。”大黄,已成为项目部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员。

    2014年深秋时分,项目部的箱梁全部预制完成,这期间许多职工陆续调走离开。不管谁走,行李装车时,大黄都会绕车几圈,这嗅嗅、那扒扒,一副恋恋不舍、幽怨无助的神情。走的职工最后都会摸摸大黄的头,说:“大黄我走了,再见啊。”无论是走的人,还是留下的大黄,都是一脸的伤感。

    等到项目部正式撤场的时候,大黄的去向成了大家的心病。新项目在另一个省,把大黄带上显然不合适。思来想去,还是得把它留下,以后的路只能大黄一个“人”走了。

    最后一拨人走的那天早上,天有些阴沉。也许经历了多次离别,大黄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它平静的趴在旗杆下边,远远的看着大家忙乎。大家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搬这搬那,只是不时用眼角余光瞅瞅它。直到项目部的车驶出院子,大黄始终没有像平时一样,再追着车跑,就那么远远的望着。

    仿佛谁都若无其事,其实谁都心生离殇。

    自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大黄。那个懂事的大黄,爱撒娇的大黄,不知道它还活在这个世上吗?

    很多项目部都曾养过狗,多是流浪狗。它们成为那寂寥的工地上,陪伴过我们的最亲密的伙伴,它们曾给我们带来欢乐,带来希冀,和我们走过一个又一个火热的工地,见证过一个又一个项目部大家庭的温暖。祝福它们,那些曾经的“朋友”们……(李静)

编辑:白胜利

高清图片

文明双创

党建群团

美好生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