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城建

美好生活

我的姥爷

2019-10-09 15:14:05  来源:中工网

  十一回老家,姥爷躺在堂屋里的老床上。

  姥爷说,因为昨天突然降温,晚上睡觉有些冷,翻找去年的被褥,把自己累着了。

  翻找被褥这点事儿,对正常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已经91岁的老人来说,却近乎是一个大工程。

  恍然想起,最近几次回老家,姥爷大都是躺在床上。岁月在老人身上的变化,不但体现在越来越高的年龄上,还有他那越来越小的活动范围。

  前两年回家,还能在街头上看到姥爷。那时他还能自己推着轮椅,走出院子到外边晒晒太阳,和村里那些仅剩不多的老哥们聊聊天,时不时感叹两句,要不是现在生活条件好,搁在旧社会都早就入土了。

  再后来回家,姥爷就是支个板凳坐在院子里,他已经没有再多的力气走到街头上了。不过,姥爷还能把小院子收拾的干净利索,侍候着几盆绣球花。那花儿也争气,开的红艳艳的,开成村里最大最红的花,成了姥爷炫耀的资本。

  这次回去,看到院子中间绣球花那焉巴巴的叶子,便问姥爷今年花开的怎么样。姥爷说今年的花是让大舅给修剪的,不小心把花的老根剪掉了,没开成。不过,院子东侧的小菜园里,还是绿油油的一片,姥爷有些自豪地说他还能把水管子接到水龙头上,浇浇菜地。虽是这样,当看到院角久未清理的落叶,我便知道姥爷的身体已不如前两年。

  和姥爷一起吃饭,我注意到姥爷用双手捧着碗时,总有些控制不住的发抖,就连饭后起身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姥爷也要用双手紧紧握住板凳沿,然后将自己颤巍巍的身体慢慢撑起来。这一过程中,在旁边的人总忍不住想搀扶一下,但他总是非常坚决的制止,包括在院子里上下台阶,开门这些“高难度”动作,姥爷都摸索出了保持身体平衡的方式。姥爷一直坚持对生活的自理,除了他不想麻烦别人,他似乎也是在竭力维持晚年生活最后的尊严。

  除了吃饭、去洗手间,姥爷大部分时间都是躺在床上。即使有客人来,坐着的时间也不能太长,时间一长腰就疼。姥爷自己开玩笑,现在,这床成了他的老伙计,越来越离不开了。

  其实,除了那张低矮的老床,姥爷还离不开的就是床头上的止疼片和烟。如果哪天姥爷稍微活动的有点多,身体受不了,就只能吃止疼片。以前听说副作用大,都是半片半片的吃,现在也都是成片的吃了。姥爷的床头上除了止疼片,还有一个铁盒,铁盒里是一堆吸过的烟头,因为年龄大的原因,他每次最多只能抽半根。这些烟头都是一根根纸烟经过点燃、掐死、再点燃后积攒下来的,见证了姥爷独自在老房子里熬过的漫长时间。   

  回老家的当天下午,天下起了秋雨。姥爷拄着拐杖来到院子里,看着被雨湿透了的地面说道,从6月15日以来就没有下过雨。我惊讶于姥爷如此准确的记忆,但不知是他的记性好,还是因为面对越来越单调的生活,让他连天气变化这样的小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范成涛)

编辑:杨晶

高清图片

文明双创

党建群团

美好生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