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城建

美好生活

奶奶的绣花鞋垫

2019-11-28 15:27:18  来源:中工网

  一场秋雨一场寒。今年的北京,冬天比以往来的早些。周末,我整理冬天的棉鞋,压在箱底的一双绣花鞋垫,勾起了我对奶奶的思念。

  关于奶奶的那些记忆,在十几年的异地求学和工作中,已逐渐风化为一些碎片,唯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阳光下,花白的头发闪闪发光;老花镜下,捉针走线,绣花鞋垫一双又一双。

  奶奶是封建社会的最后一批裹脚妇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日操持家务,唯一的消遣就是纳鞋垫。爸爸哥仨的鞋垫,都是她亲手缝制的。奶奶把家里的旧衣服浆洗干净,照着鞋垫样子,自己糊,然后让姑姑用圆珠笔在上面画上十字格,再按着自己喜欢的花案,搭配好绣花线颜色,数着格子,借着顶针儿的劲,一针一针地将厚厚的鞋垫缝实,一双鞋垫常常要纳上千针。每天午后,奶奶带着厚重的老花镜,佝偻着腰,盘着腿坐在炕头,针线在鞋垫上飞快的穿梭,发出沙沙地声响。

  奶奶活的通透,一辈子过得简单。养大孩子,带大孙子,到晚年也没享几天清福。2001年秋天,爷爷去世的第六个月,奶奶被查出直肠癌。爸爸不敢跟她说实话,只是骗她说,要做个小手术,住几天医院就可以回家。奶奶怔了一下,笑着说:“行,娘听你的,啥时候去,我提前把东西收拾下。”入院的前一天,奶奶捧着爷爷的遗像擦了又擦。晚上拿出三个包袱,跟爸爸哥仨交代:“这是给你们做的鞋垫,以为攒多点再给你们呢,现在每人20双,不偏不向,你们留着用。”大伯当时眼睛就红了。也许,奶奶也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大毛病,只是儿子不愿说,她也就不问了。

  为了保证治疗效果,手术后的一周,奶奶就开始接受化疗。化疗期间,她头发大把大把的掉,吃什么吐什么,体重骤然降到了80斤。周末我跟弟弟去医院看她,见到奶奶虚弱的躺在病床上,我俩握着她满是青筋的手,哭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奶奶劝我们:“别哭,过几天我就回家,你们安心上学,别来医院了。”就这样,奶奶与病魔斗争了三年,从没听到她喊过一句疼,也没听她抱怨过一句。

  至今我还记得,奶奶临终那天,下着倾盆大雨。我跟弟弟站在她床边嚎啕大哭,奶奶当时已经说不出话,只是用力地攥着我们的手,不舍的看着我跟弟弟,直到闭上眼睛。

  奶奶离开我已有十五年了,记得当时爸爸把最后的几双鞋垫洗干净,收起来后,就再没用过。有时聊天说起,爸爸总说现在买来的鞋垫,跟奶奶纳的差远了。

  休假回家的时候,听说奶奶住的老院子要拆了,我站在院子里的梨树下,透过窗户,仿佛又看到奶奶坐在炕头,盘着腿,一针一针地纳着鞋垫。(贾琴雨)

编辑:陈思南

高清图片

文明双创

党建群团

美好生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