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政国际工会维权财经人物网评就业理论视频军事图库民生体育汽车文化企业书画教育娱乐社区旅行公益绿色

中工城建

美好生活

沂蒙老区的地瓜

2019-12-27 16:50:44  来源:中工网

  记得在是否要二胎的时候,我百般找借口,强调在城里养活一个孩子如何之艰难。父亲最后说了一句话,“实在不行,我抱回家喂小地瓜。”

  在父亲那一辈人眼里,只要有地瓜,日子就能过得去。

  老家,处于丘陵地带,田地多贫瘠。在历史中很长一段时间内,这薄薄黄褐色土地上长出来的庄稼都填不饱人们的肚子,但一直没有大饥荒发生。我想,这地瓜功不可没。

  地瓜的适应能力极强。

  春天里,只要在地里插上一根地瓜苗,顺手窝个小坑,浇上半瓢水,培好土,就能成活。即便是在毒辣的太阳下,眼看那纤细的秧苗都要晒干了,只要一场小雨,地瓜苗就能返活过来。

  夏天,地瓜秧子便开始疯长,不几天就填满了地瓜沟。这时,哪怕过路的牛羊,都忍不住偷吃几口,惹来骂声或者扔过来的石头。到了这时,再穷的庄户人家也不会饿肚子了。

  秋天,刨地瓜的时候,庄稼汉子们将镢头高高的扬起,一撅头下去,便翻出了大大小小的地瓜。刨地瓜是一个力气活,但也有技巧,就是下镢头时要离地瓜远一点,以免伤了地瓜。

  年景不好的时候或者家里地少的人家,便会在秋后去地里“倒地瓜”,就是在已经收完地瓜的地里,再仔细的翻找一遍,寻那些落在地表深处的小地瓜根根。很多小孩子都干过这事,在秋天的田野里背着个小筐,多多少少总能有些收获。

  收获来的鲜地瓜大部分要切成薄片晒干,以便于储存。记忆中总有这样的场景:白天收完地瓜,母亲用小推车运到打麦场里,晚上在月光下,铡出小山一样的一堆地瓜片,再把地瓜片扒进筐子里,找一块平整的地儿。瘦小的母亲用一只胳膊揽着筐子,身体有节奏的将筐子里的地瓜片尽量均匀的颠撒在地上,撒完了再把压在一起的地瓜片一页页的摆开。这个活很细很费时间,不过因为地瓜片是白色的,在晚上也能干的了。

  那时节,最怕下雨,天气预报是关注的焦点,人们见面多是问天气情况,即便是忙得再晚,也要准时收听每天晚上新闻联播后的天气预报。一旦下雨,全家老小齐上阵抢收地瓜片,那可是一年的收获,被雨淋了后会发黑或者烂掉。最怕是夜里来雨,只要一户人家发现了下雨星,喊一嗓子下雨了,家家户户的灯都陆陆续续亮了起来,接着,狗叫声、农具摩擦地面的声音开始此起彼伏……

  为了让地瓜片晒干的快一些,还需要隔段时间挨个把地瓜片翻一遍,小时候的我最讨厌这个活,太琐碎,免不了偷些懒,但是大人们早就练就了双手快速的翻地瓜片的本领。等到地瓜片两面都晒干晒卷了,用手一掰嘎嘣脆,才一袋子一袋子收起来,囤到家里。     

  收到家里的那一页一页地瓜干,在当时可是可以流通的“硬通货”,真能当钱用,可以用来换日用品、水果……凡是到村里卖东西的人,都是喊一声“换大米喽”“换橘子喽”……而不是说“卖”字。一般的交易方式都是一斤橘子用几斤地瓜干来换,然后再贴上几分或者几毛钱。

  当然,地瓜干主要是用来磨成煎饼。烙煎饼也叫“办年煎饼”,一般都是在年前的一两个月里,家家户户都要烙上成垛的煎饼,是个大活。烙煎饼的头一天要把地瓜干泡软,淘上几遍洗干净了,准备第二天早上去机器磨坊里磨成地瓜“糊子”。三四点钟的时候,人们就早早起床,脚下踏着寒霜,肩上担着泡好的地瓜干,嘴里哈着热气,到磨坊里排队,好不壮观热闹。一般加工完地瓜糊子,天都还没亮,各家就开始燃起了炊烟,柴火烧红了鏊子,用油布把鏊子抹的锃亮,妇女们利落的把稀软的地瓜糊子捧成一个团,抱着往鏊子上滚上几圈(也烫不着手),然后用一个小木铲子来回几下把糊子在鏊子上抹匀,滋滋的冒着热气,一张煎饼就成型了,熟了,再用小铲子在煎饼铲上边,圆圆的煎饼就揭了下来。刚烙出来的煎饼特别香,不用卷什么咸菜,人们都能吃上几个。

  现在看来,那时的人们已经很辛苦了。可是据母亲说,在没有机器磨以前,还是用传统的石磨磨地瓜干,都用驴或者人推拉。有驴的人家少,大部分就只能用人推,推磨都是在夜里,大人小孩一起上阵,推到最后人总是又冷又困,有时推着推着就睡着了。现在石磨在村里都很少见了,推石磨的那代人也都在逐渐老去。

  家家户户在年前烙上一垛又一垛的煎饼,才能安心的过个年,那几乎是来年一家全年的口粮。只要有了煎饼,再加点咸菜就能凑活上一日三餐。那时谁家院里都有个老咸菜缸,饿了捞上一块咸菜便能吃上几天,那便是庄稼人的生活。煎饼耐饿且方便携带,到田家地头或是出远门,都能卷起来就吃。

  除了晒成地瓜干,家里也都会储存一小部分鲜地瓜。鲜地瓜直接煮或是熬地瓜汤,地瓜汤甜的齁嗓子,要是煮熟切片晒成“熟地瓜干”,那就是难得的美味了;鲜地瓜除了吃,最主要的是留做来年的地瓜种。这部分地瓜的保存极为科学小心,要放在地窖里,或者放在烧炕房里的吊铺上,以免冻坏,来年春天才有好地瓜苗。因为有了地瓜吃,从收秋后,不管是村里的人还是狗,都能普遍的胖起来。

  对于地瓜煎饼,还有一件记忆比较深的事情,就是有一次我把吃剩下的煎饼随手扔了,堂哥看见后,讲了他们那个年代的事情。在他上学时,也都是带上一大摞地瓜干煎饼,一个月下来就靠这一摞煎饼。但那时条件差,很多同学煎饼都带不够,往往月底那几天就撑不住了,没有办法就和同学借,等下个月从家里带回来了再还。堂哥说有时半夜饿极了,就吃块煎饼,喝点酱油。而且到了夏天,时间长了,煎饼就容易长毛,长毛了也舍不得扔,拿出去用太阳晒一晒,用手一弹,便落下一层霉菌,然后在用水冲洗一下,照样接着再吃。

  我没经历过堂哥他们那样艰苦的岁月,但也是将地瓜煎饼从小学吃到初中,待到上高中的时候,就由地瓜煎饼换成了小麦煎饼。然后再外出求学、工作,曾几何时,那黑黑的地瓜煎饼一度曾淡出了我的记忆。

  现在的地瓜干煎饼已经很少有了,市场上大都以小麦、玉米、小米煎饼为主。随着生活条件的越来越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地瓜就悄然退出了作为主要口粮的历史舞台。虽然它在哪个艰难的时代里,使许多人熬过了严寒和饥饿,熬过了那漫长的岁月,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近年来,地瓜又作为养生佳品,被人们青睐,再上饭桌。但我想不管怎样,不能忘了地瓜的功绩,不能忘了那个年代人们面对艰苦生活时的勤奋和积极态度,这也应算是一种不忘初心吧。(范成涛)

  【推广】

编辑:白胜利

高清图片

文明双创

党建群团

美好生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