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民生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社区理论人物网视图库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娱乐旅行公益绿色城建打工

中工城建

美好生活

月牙河的女儿

2020-05-19 15:26:37  来源:中工网

  现代人非常注重节日情怀,如母亲节、父情节等,而在我年少记忆中就很少过母亲节、父情节等节日,但仔细想一想,老一辈为下一代付出的爱,母爱的真心、真诚和无微不至的悉心照顾、陪伴成长,视下一代为自己生命般的呵护,母亲节就显得更有意义了。每当母亲节到来的时候,我的耳边总能回想起妈妈时常挂在嘴边的那段往事,让人久久不能释怀,印记在心中,不由让我想起了我母亲的母亲——我的姥姥。

  母亲说,你姥姥临终前的一段日子里,有时在梦里会自言自语,话里最多的便是她小时在月牙河边的往事。

  月牙河,在离东海百里处,因其形状弯弯如月,便被称为月牙河。月牙河住着一白胡子老头,常帮助些穷人家,有讨饭的上门,从不让人空碗回,相貌长得又和善。久之,乡里邻居便称他为邬大善人,这邬大善人家有一女孩,忙时务农,闲时河边捉鱼,这便是你那还未出嫁时的姥姥。

  妈妈对我们说,姥姥出嫁时,是姥爷用小推车推来的。离开了月牙河,刚17岁的姥姥便开始过上了庄户人家普通的日子,清苦是那时所有人家的通病。为了接济姥姥家的生活,邬大善人便常翻过几座山梁,带来一篓月牙河的鱼。年轻的姥姥为了补贴家用,常烙些煎饼到集市上去卖。为了把煎饼很快卖完,姥姥总是卖的比别人便宜,然后去集市一角去听说书的,一直听到散完集,她才最后一个回去。

  后来有了收音机,姥爷便在家中小院子里支一个小躺椅,姥姥就躺在上面,那些吱吱呀呀的说书声,陪姥姥度过了无数个午后的时光,听得院子里的石榴树都老了,听得有了我们这群小家伙。

  在这个小院子里,姥姥还自己学会了绣花。她在院子里种着各种花儿,招来各种美丽的蝴蝶,天长日久,它们都成了姥姥临摹刺绣的对象。没有多长时间,它们都好似扑到了姥姥的画布上,栩栩如生。时间长了,村里的大姑娘们也都来和姥姥学绣花,在她们出嫁的时候,都要到姥姥这里求一幅刺绣,当做嫁妆。姥姥也总是告诫她们,嫁出去后要相夫教子、孝顺公婆。

  姥姥的性格如月牙河的水一样平缓,从不与人争。每次家里来了收废品的,姥姥都是让他们自己去称量,把钱算好,再交给姥姥。在那个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年代里,多少街坊邻居卖东西,眼睛都是盯在秤杆的准星上,称量完了,不管多少,最后总会为了毛儿八分的再挣几句。与人无争,用物却俭,姥姥就连洗手这件小事情,都是把水盆斜靠在墙角上,这样水集在一处,就浪费的很少。

  有一年冬天,姥姥帮别人赶鸭子,掉到了冰冷的深井里,不会游水的她却奇迹般的浮了上来。村里人都说姥姥是被月牙河的河神保佑着,是月牙河的女儿。

  春去冬来,岁月终究没有饶过姥姥,最终还是将她带离了这个世界……

  妈妈叙述着姥姥的那些历史故事,依然犹在耳边,不断影响着我们,要做个好人;我的姨、舅家种花生很少用农药,怕花生卖出去,别人吃了对身体不好;那些当年村里嫁出去的女儿们,常会想起姥姥,将她当年绣的大红鱼、喜鹊珍藏起来;姥姥的邻居们也都还记得当年姥姥的那些事情,相互为善……我想,人性中的善是会相互影响传播的,就如月牙河的水一样,不断滋养着一代又一代人。(范成涛)

编辑:杨晶

高清图片

文明双创

党建群团

美好生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